大事记
 
 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 
 大事记
 

我怎么踏上了“孤独”之路?

时间:2018-09-27

    朋友天亮眼中的我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,只是在偶尔回眸的一刹那,感受到身上的激情和力量。他说我像白开水,平淡无奇,但时间久了,渐渐发现很有味道。

    我喜欢的一句话是“挥一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。如果有幸出现在你的生命中,希望我的作用不是索取,而是聆听与给予,哪怕只是一点微弱的建议和鼓励,哪怕只是一个毫无效果的动作,哪怕只是让你出现在我的文字里。

    是的,我是一个慢热型的人,尽管脸上常挂着招牌式的笑容。不太习惯也很少谈自己,更多的时间只是倾听,在更多牛人那里汲取营养,校正自己,默默沿着自己梦想中的路线缓慢又迅速地前进。

    许多人匆匆而过。他们记住了我身边那个个性鲜明、言词精彩、实力雄厚的朋友。忘了那个静静聆听,让他发泄和找到自己的那个人。他不索取,不强求,像一只猫,踏过无痕似有痕;像黑夜中绽放的桂花,你只有闲下来走近它的那一刻,才会留意到一种香气。 一直以来,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 但2015年前后,我却一改常态,发起了一个叫“孤独者粘会”的活动,叫嚣要做最牛逼、最颠覆的年会,大出许多朋友的意外:老段怎么了?受严重刺激开始发颠了吗?谁惹他了?

    着实没有。但的确想做一个与往常不同的年会,否则连重复自己的勇气都没有。身为创新联盟的发起人,如果不能亲自践行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——虽然我一直不认同让智业的人去企业证明自己,让搞艺术的人自我开公司,让企业家当思想家,职业有长短,我们既然想做平台,就要放空自己,让各色人等在舞台上绽放光芒。

    我找了很多人,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牛人(这么多年,庆幸有这么多朋友一招呼马上涌来),举行了近十轮创意众筹会——其实就是座谈会,每次都很激动,但等到确定的时候,依然觉得不够出格。后来,当“孤独者”一词进入视野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,我的本能就是排斥。

    在我的感觉当中,孤独是一个灰色近乎黑色的词,十分冰冷苦寒。它不是我的调调;另外,它太鲜明独特,未必能让很多人接受。但我承认,这是个相当出位的词汇。

    后来有人马上百度出的孤独解释击中了我:“孤是王者,独是独一无二。 独一无二的王者是孤独的,他不需要接受任何怜悯,王者可以在一种平静的环境下独行,并非是心情上的压抑,或者是空虚感觉,而是一种平静圆融的状态,真正的孤独是高贵的。”

    原来,这个黑色孤寒的词汇竟然如此温度与光泽,这个看似屌丝的词背后竟然藏有如此厚度与内涵!这个词汇是知名的广告人赵辉提出来的,你不能不服气,他在定位的出位方面的确功夫了得,绝对大牛。后来,我的另一个好友熊晓杰也赞同这个方向。这样他们成了我这次活动的总策划。既然是创新众筹,既然是互联网思维的去中心化,就首先来个“三人行”。熊晓杰是前知名媒体人,现在长隆市场总经理。他两个月前一人发起众筹的“放肆青春”地下音乐会在华南引起轰动。

    营销讲究差异化,广告人是绝对的践行者,因此赵辉为本次年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广告语言(语不惊人死不休);熊晓杰则显得浑厚睿智,往往能快速把握事情要害。因此,本届孤独者粘会首先离不开两位大拿的参与与智慧奉献。

    可能有些人不喜欢我们粘会的语言——说实话我本人也不太习惯——充满了十足的激情与爆破感。这种极其个性化的解读未必符合每个人对孤独的感受,但它的确是对孤独的一种逼格呈现,或许它显得近乎嚣张。

    现在孤独者粘会群中每天人声鼎沸近乎喧嚣。许多人爱上了孤独这个词汇,纷纷加入进来甚至迅速改了名字(加了“孤独”二字),抒发放各种感悟;许多人深度沉潜,在热闹中享受宁静。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理解与呈现方式。

    是的,孤独者粘会是一场互联网思维的试验,是一群人在共同情怀下的集体狂欢,它或者无法化解孤独(其实也无须化解),也许越喧嚣越孤独。但至少于我,孤独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我的标签,引发我的情感共鸣。

    我的依旧云淡风轻。我喜欢朋友相聚时的热闹,我的文字依旧娓娓而来,平静之下情感炽烈,2015年我依旧满怀热忱在梦想的道路上默默飞奔……

    我猜想,这个飞速向前的盛世时代,每个人都是孤独的:广告人的孤独写在语言上,营销人的孤独写在事情上,而我的孤独写在梦想里……那么,你呢?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上一篇:新创业时代投资密码 下一篇:企业并购基本原理解析
打印